• <input id="6gogo"><s id="6gogo"></s></input>
    • 新聞中心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-> 新聞中心
      • 不合理回收利用叉車鉛酸蓄電池導致污染嚴重
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14/7/24 9:16:18
      •  

        在許多小作坊式的再生鉛冶煉企業中,都是采用人工方式對回收回來的廢舊鉛酸蓄電池進行拆解

          題記

          鉛,是一種沉重的金屬物質。在我國,鉛主要作為各類汽車、電動車等交通工具的蓄電材料。

          近年來,隨著各類汽車、電動車銷售量的猛增,導致鉛酸蓄電池需求量大增。鉛酸蓄電池報廢之后,人們可以從蓄電池中取出蓄電鉛板,重新冶煉鉛合金,去再造鉛酸蓄電池。

          由于蓄電鉛板可以循環利用,加上鉛酸蓄電池銷售行情一片看好,導致鉛合金冶煉、蓄電鉛板企業在各地大量上馬,而生產工藝簡陋、環保設施缺乏,帶來了污染,要根治類似污染事件發生,需倚重國家出臺相關政策,推動涉鉛企業整合升級。

          盛夏酷暑,記者走進位于蘇南太湖地區的一家鉛合金冶煉企業,發現企業的倉庫里竟積壓了約有幾千噸的鉛合金。現在鉛合金市場需求旺盛,怎么還會出現積壓現象?企業老板看到記者疑惑的表情,笑了笑說:“現在各地都在紛紛關停涉鉛企業,鉛合金自然成了十分緊俏的物資,我是想囤積這批鉛合金,等到市場價格上揚,瞅準時機拋出去,賣上一個大價錢。”

          近年來,隨著鉛酸蓄電池銷售行情看好,回收冶煉和加工制作鉛酸蓄電池的企業紛紛冒了出來。由于這些涉鉛企業工藝裝備落后,大多沒有環保設施,導致污染事件頻頻發生,給人民群眾的身心健康造成了嚴重損害。

          在今年4月啟動的2011年全國環保專項行動中,環境保護部著重加大了對涉鉛企業的排查整治力度,以遏制重金屬污染事件上升勢頭。隨著專項行動的開展,一批責任人被追究行政和法律責任,一大批涉鉛企業被責令取締或停產整改。渉鉛企業目前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“環保風暴”。

          電動自行車產業崛起

          培育鉛酸電池大市場

          2010年,在“家電下鄉”的大潮中,許多地方的電動自行車保有量大幅增加,但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污染隱患。

          目前電動自行車多選用鉛酸蓄電池和鋰電池,其中以鉛酸蓄電池居多,它報廢后的處理已日益成為社會關注的一個焦點。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針對鉛酸蓄電池處理是否存在污染有兩種意見:電動自行車生產企業表示鉛酸蓄電池無污染,而從事固體廢物處理的業內人士則表示污染很大。

          到底哪種看法才是正確的?南京凱燕電子有限公司總經理陳華明解釋,密封的鉛酸蓄電池確實沒有污染,污染存在于報廢回收環節,一旦拆解處置不當,就會對大氣、土壤、水體造成污染。

          江蘇省交通部門一項關于城鄉居民采用何種交通工具“代步”的調查顯示,有72.3%的城鄉居民首選的就是電動車。

          江蘇省公安廳交管局宣傳科孫科長告訴記者,目前江蘇省上牌登記的電動車數量為1993萬輛,但據江蘇省自行車電動車協會理事長陸金龍估計,江蘇省電動車數量大約為3000萬輛。按照1年使用期限、一組電池重20斤進行測算,全省每年產生廢舊電池近30萬噸。

         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發現,國家早在2003年就出臺規定,電動車生產企業和銷售商必須承擔報廢舊蓄電池的回收責任。但因其未明確具體由哪一家職能部門管理,所以很多電動車廠家、商家只管賣不管收,廢品收購站成了廢舊電池的最終買家。

          江蘇省環保廳危險廢物管理中心有關人士認為,這項政策只具有導向性,不具有操作性,缺乏強制執行力。更令他擔憂的是,目前持有許可證的處置單位不增反減,情況堪憂。

          電動自行車產業崛起,培育了鉛酸蓄電池生產大市場。下面是記者在電動車市場上采集的一組“鏡頭”:

          “這種電池我今年年初買還是一套500元,現在怎么變成700元了?”7月上旬,在南京市瑞金路電動車市場內一家品牌電動車店,市民陳女士不滿地詢問店主。

          隨著電動車保有量的急增,加上對涉鉛企業的嚴厲整治,使得鉛合金材料越來越緊俏。因此,鉛合金制品自然也價格看漲。記者在市場內逛了10多家店,各家店的店主都在與消費者“磨嘴皮子”。

          “說到底,都是因為鉛酸蓄電池在漲價。”一位店主說,國家加強鉛酸蓄電池整治力度后,電池就開始供不應求,“這兩天媒體一報道,電池廠坐地漲價,每節漲了20元,一輛電動車要用4節電池,一漲就是80元。”記者詢問多家銷售店后得知,一輛電動車的電池好則需要1000多元,差的也要五六百元。

          這位店主透露,這幾天老板就拿著現金到處買電池,“聽說還要漲,現在不趕緊存點,以后可能拿錢也買不到。”

          在電動車鉛酸蓄電池紛紛漲價的同時,各類汽車的電池價格也在上揚。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車用鉛酸蓄電池經銷廠家老板介紹,眼下各類車用鉛酸蓄電池的需求量,每年以平均26.5%左右的幅度上漲。從最近各類車用鉛酸蓄電池的報價看,由于大部分生產和加工鉛酸蓄電池的涉鉛企業正處于停產整頓時期,因此,其報價已分別上漲了8%~26%,“看其走勢,還有進一步上漲的可能”,這位老板補充道。

             鉛酸電池需求走俏

          剌激地下煉鉛屢禁不止

          鉛酸蓄電池報廢之后,鉛合金可以再生,而且利潤空間較為豐厚。在國際上,發展再生鉛產業是一個大趨勢,一些發達國家的再生鉛產能占到全部鉛冶煉產能的70%以上。同時,加上再生鉛冶煉工藝簡單,設施簡陋,于是便有力地刺激著小煉鉛的發展。

          記者曾三次到蘇北調查小煉鉛廠,實地目睹了11家“小作坊”煉鉛全過程。簡單概括小煉鉛的工藝就是“六個一”,即“一把錘子敲爛報廢鉛酸蓄電池的塑料外殼、一只柳筐收集報廢的鉛板、一口大鍋冶煉收集來的鉛渣、一把鐵銑為冶煉添加燃料、一臺鼓風機為冶煉再生鉛加溫、一組鐵模型澆鑄冶煉好的鉛水”。

          在蘇北一個名叫“拐八灣”的地方,記者跟隨專門買賣報廢鉛酸蓄電池的“線人”,拐彎抹角走了3里路,來到了一片楊樹林。樹林深處,是一片類似北京四合院的院落。鐵皮大院門緊閉,見有一幫陌生人悄悄逼近,一條大狼狗猛地從大院門外的一處臨時搭建棚中竄出,沖著記者一行猛叫,幸虧被鐵鏈拴住,才沒有傷人。

          大狼狗的狂叫驚動了院子的主人,一位老人打開大門想看個究竟,記者們便乘機走進院落。院落中空無一人,工人們早已從院落后門跑到樹林里躲藏了起來。記者仔細觀察發現,院落中間是一堆剛剛用手工破碎的各類報廢鉛酸蓄電池,黃色酸液流淌了一地,幾塊青石板上已被酸液腐蝕出大大小小的空洞。

          再向前走,便發現了正在冶煉再生鉛的“大鍋”,冶煉的爐膛內煤塊正熊熊燃燒,濃密的含鉛煙氣不斷升騰,毫無阻攔地向周圍擴散。“線人”說,這種青煙最厲害,被污染的血鉛受害者就是被這種含鉛煙氣污染的。

          記者環顧四周,看到冶煉“大鍋”的周圍壓根就沒有任何捕集和處理含鉛煙氣的環保設施。而在敲砸報廢鉛酸蓄電池的工作現場,也沒有廢酸液收集和處理設施,假如一場大雨降臨,這些有毒有害物質肯定就會隨雨水排進周邊的河流。

          位于“拐八灣”深處的這家小煉鉛作坊,就是以這種十分隱蔽的生產方式來從事再生鉛的生產。到頭來發財的是小老板,而受害的則是這里的生態環境與附近的居民。

          在蘇北京杭大運河畔的一家小煉鉛企業里,記者正巧碰到了一位想躲藏而沒躲掉的小老板。看著近似于原始小作坊式的生產工藝,記者便與這位自稱姓黃的老板展開了一場對話:

          記者:“有沒有審批手續?”

          老板:“想審批,但沒有批下來。”

          記者:“這種完全敞開式生產有沒有鉛煙捕集、鉛酸污水處理設施?”

          老板:“我咬牙湊足資金租個廠房、添置冶煉設備,只求混口飯吃,實在是沒有錢添置那些處理設施。”(就在這位老板“哭窮”的時候,記者卻發現他身邊就停著他的嶄新“寶馬”車)。

          記者:“無證、無照偷偷煉鉛,就不怕執法部門來檢查?”

          老板:“怎么不怕,總歸是心虛嘛。但我的原則是,頂得住就頂,頂不住就躲,能干一天就算一天。”

          記者:“這種敞開式生產模式,污染實在太重,就不怕周邊居民找你算賬?”

          老板:“不怕,頂多花幾個錢就把他們打發啦,處理這種事情,我們還是有經驗的。”

          記者隨后又暗訪了另外幾家小煉鉛,生產模式大體相同。

          正規企業難擋小作坊

          “游擊隊”搶占回收渠道

          隨著報廢的鉛酸蓄電池越來越多,從事再生鉛產業應該是個很有誘惑力的市場。那么,報廢的鉛酸蓄電池最終去向何處?

          據中國電池工業協會副理事長王敬忠介紹,目前從事廢舊鉛酸蓄電池回收主要以各地的個體戶為主,占總回收數量的80%以上,其中大部分廢舊電池流向了無資質、環保不達標的小冶煉廠,少部分才流向正規的處理廠。

          在南京堂子街舊貨市場上,記者看到不少店鋪門前都寫著“電動車電池以舊換新”等字樣,一家銷售“都市風”電動自行車的老板告訴記者,回收四組電池需要120元左右,如果以舊換新,每組要加30元。他這個小店生意不錯,每天都有十幾個人來換電池,“維修電動車根本賺不到錢,主要就是靠更換電池賺錢。”

          記者調查發現,一些大量隱匿于地下的個體再生鉛冶煉點,都是把電池拆開后,含鉛酸液隨地一倒,露天支起個坩堝就開始煉鉛,這就是很多土法煉鉛者的“操作流程”。這些“小作坊”不但沒有正規的工商和稅務登記,而且生產水平低下,根本沒有能力來控制污染,冶煉廢物、廢氣隨意處理,成為新的污染源,環境違法行為屢禁不止,成為令監管部門十分頭疼的監管死角。

          目前,這些鉛酸蓄電池回收的小作坊的確可稱為環境天敵,而正是這些污染嚴重的小作坊,成了多起血鉛事件的肇事者。

          江蘇省環保廳危險廢物管理中心科長陳鋒告訴記者,由于回收處理行業的要求特別高,基本全自動拆解,不達標不能發放證件,原來江蘇省內有五六家,現在只剩3家。

          在采訪中,不少正規的再生鉛利用企業反映,與不繳稅的煉鉛“小作坊”相比,正規的再生鉛企業由于要把各類環保設施真正做到家,因此在價格上缺乏競爭優勢。成本高、回收渠道沒有打通、法律法規不健全、公眾環保意識不強等,都導致它們無力建設覆蓋更大區域的回收體系。長期“吃不飽”,自然難以為繼。

          倚重國家政策手段

          推動涉鉛行業整合升級

          今年2月,環境保護部宣布《重金屬污染綜合防治“十二五”規劃》獲國務院正式批復,14個省份、138個區域和4452家企業被列入重點防治范圍,國內隨即掀起一場重金屬污染防治戰。

          3月,環境保護部、國家發改委、工信部等部門聯合召開電視電話會議,要求認真排查鉛等重金屬污染源,加強對重金屬企業廢氣、廢水和廢渣的監測,加大對重金屬企業的整治力度,徹底取締關停國家明令淘汰的落后產能企業。

          4月,針對鉛酸蓄電池行業的污染狀況,環境保護部也專門開展了環保專項行動,要求徹查鉛酸蓄電池企業,并要求做到“六個一律”,即對未經環評或達不到環評要求的,一律停止建設;對環保、安全設施、職業健康“三同時”執行不到位的,一律停止生產;對無污染治理設施、污染治理設施不正常運行或超標排放的,一律停產整頓;對無危險廢物資質從事廢鉛蓄電池回收的,一律停止非法經營活動;對不能依法達到衛生防護距離要求的,一律停產整頓;對發生重大鉛污染事件的,一律追究責任。

          5月,環境保護部還下發了《關于加強鉛蓄電池及再生鉛行業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》,同時還明確指出,將嚴格落實重金屬污染責任終身追究制,對發生重大鉛污染以及由鉛污染引發群體性事件的地區,環境保護部將對其所在地級市實行區域限批,暫停所有建設項目的環評審批。

          實際上,早在2007年初,有關部門就針對再生鉛行業的準入條件做出了明確規定,并鼓勵大中型優勢鉛冶煉企業并購小型再生鉛廠。

          江蘇省環保廳環境監察局有關人士介紹,江蘇省鉛酸蓄電池生產企業約有500家,數量在全國各地領先。這些企業主要生產電動自行車用電池,有的生產農用三輪電動車配套電池,因為進入門檻比較低,大部分生產企業不符合國家規范。

          針對這一狀況,記者了解到,江蘇省政府正準備批準江蘇省鉛酸電池生產整頓方案,這一方案有望月內出臺。到時該轉的一定轉,該并的一定并,該關的一定關。

          涉鉛企業正本清源

          整治大幕全面拉開

          “不能打著環保的旗號,造成另一種污染。”中國電池工業協會副理事長王敬忠告訴記者,國家正在大規模取締不符合條件的煉鉛小化工廠。他說,廢舊電池污染最大的是鉛,最值錢的也是鉛,“目前電池中96%~97%是鉛酸蓄電池,只有3%~4%是鋰、鎳、鎘電池。鉛每噸價格在8000元~9000元,一節電池70%左右是鉛。”

          王敬忠還透露,目前工信部正著手建立鉛酸蓄電池生產企業和回收企業準入制度,今年年底有望出臺。同時,工信部將牽頭工商、質檢、公安、司法等部門,立即著手對廢舊電池回收點進行規范。

          記者從江蘇省環保廳了解到,針對鉛酸蓄電池行業存在的無序發展狀況,江蘇省環保廳將依法關閉工藝落后、污染嚴重的小鉛蓄電池、小再生鉛冶煉企業,限期拆除生產設備。對無危險固廢處置資質從事廢鉛酸蓄電池回收的,一律停止非法經營活動。

          不久前,為迅速扭轉涉鉛生產企業嚴峻的環境形勢,嚴肅查處涉鉛生產企業環境違法行為,江蘇省也專門開展了針對全省涉鉛生產企業的環保專項執法檢查,共檢查了全省451家涉鉛生產企業(包括對部分環境保護部檢查過的企業落實整改情況進行抽查)。

          從檢查情況看,江蘇省涉鉛生產企業數量多、規模小。部分企業工藝落后,管理混亂,無任何污染防治措施,具體表現在衛生防護距離不足、無治污設施或治污設施運行不正常;企業環評審批制度執行不到位;企業危險廢物處置不規范;不少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企業擅自從事廢鉛酸蓄電池回收冶煉。據統計,本次檢查中共有275家企業需停產整改或關閉取締,占企業總數的52.5%。

          江蘇省還在7月底前,在媒體上公布轄區內所有鉛酸蓄電池企業(加工、組裝和回收)的名單以及污染治理等相關情況并進行備案,接受社會監督。

            【馬上就評】選擇途徑縮短陣痛期

          曹俊

          并非鉛蓄電池特殊,在眾多的涉重金屬行業中,它只是其中之一。并非我國情況例外,在社會發展過程中,這是一個階段。質疑與指責無濟于事,更能解決問題的是快捷、有效的行動,以盡可能讓這個階段更短一點,讓跨越的腳步更快一些。

          面對我國眾多的現實矛盾,困惑的人們往往將眼光投向發達國家。法制健全、企業自律、公眾參與,發達國家呈現出一派完美景象,不能不讓人羨慕,也難免讓我們內心掙扎:我們究竟怎么了?為什么問題總出現在我國?科學的判斷、理性的分析,比簡單的抱怨更有意義。

          且讓我們將眼光往前追溯,追溯到30年前、50年前,不難發現,在發達國家看似完善的社會規制背后,都隱藏著深刻的教訓,甚至還付出了血的代價。在快速工業化的進程中,日本、德國、英國、荷蘭等發達國家無一例外,都經歷過與現在的我國類似的陣痛。

         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在日本的經濟快速增長期,環境污染事件此起彼伏。被稱為四大公害的痛痛病、水俁病、第二水俁病、四日市病,就有3起和重金屬污染有關。從19世紀初期到20世紀70年代,由于遭受工業和戰爭的雙重破壞,德國生態環境的破壞程度和污染程度舉世罕見:德國境內主要河流幾乎沒有生物存在,魯爾地區晝同黑夜,樹木都被煤灰粉塵染成黑色,棲息在樹上的蝴蝶竟也將保護色演變成黑色。不是聳人聽聞,這就是以高效環境管理著稱的日本和德國曾經的悲劇。

          不能說現在的我國和當年的日本、德國情況完全一樣,但是,可以說,這是相似的階段,只不過他們比我們早經歷了幾十年。在工業化前期,完全避免污染不太現實,而經濟的快速發展期,也正是環境污染的凸顯期。鉛蓄電池行業所面臨的問題就是真是寫照:社會需求旺盛,行業自律不足,治理成本較高、標準規范不健全,相關法律不完善。這是一個階段,是我國正經歷、也難以回避的階段。

          那么,我國現階段該怎么辦?對比分析并不是要替政府和企業開脫,更不是鼓勵我國得過且過安于現狀,而是通過準確的判斷來選擇途徑。借鑒發達國家經驗,發揮后發優勢,積極采取行動,盡可能將這一階段縮到最短,才是對照發達國家的真正價值所在。

          日本經過四大公害的教訓,找到了解決問題的突破口,不斷完善立法,用法律來引導,1970年后日本再也沒有發生過嚴重的環境公害事件。德國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治理,利用科學技術、開展全民生態教育、建立生態監控網絡,30多年的努力讓現在的德國成了世界上生態環境最好的國家之一。要達到目前我們看到的勝景,都需要一個過程,只是這個過程長短不一。

          再來看我國。開展重金屬污染防治,我國正在行動。作為第一個“十二五”專項規劃,《重金屬污染綜合防治“十二五”規劃》已經獲批,14個省份、138個區域和4452家企業被列入重點防治范圍;《關于加強鉛蓄電池及再生鉛行業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》已經下發,各地正在嚴抓鉛蓄電池等涉重金屬行業的污染防治工作;《重金屬污染防治條例》正在加緊制定中。一場關乎重金屬的“環保風暴”正在涌動。

          我國的重金屬污染防治能否在涅磐中重生?我國目前經歷的這一階段能否短些、再短一些?相信從中央到地方的行動,會給我們一個可期的答案

      • 上一篇:加大廢品回收力度 鉛酸蓄電池回收產    下一篇:長時間停放不啟動的車輛電瓶壽命易縮
      更多
         淄博合力叉車代理商  淄博火炬蓄電池    山東淄博火炬能源蓄電池  江蘇天能蓄電池 電動叉車蓄電池 電瓶叉車電池 山東淄博蓄電池廠  火炬能源  淄博火炬能源    山東淄博火炬能源官網  淄博火炬蓄電池官網淄博峰火機電 版權所有  Copyright @ 2004 - 2013   魯ICP備10000161號-1 鏈接我們
        技術支持:惟誠網絡
    日本一在线中文字幕,